LOADING...
首页  »  另类小说  »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34)【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34)【作者:nihyou2014】
LOADING...

字数:50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四章、灌输

  无奈的啜泣,忍着那火辣辣的痛,翘臀慢慢的旋转蠕动,那一次次的剧痛,几乎令她昏过去,但偏偏又是那么清醒。

  陆贞委屈的想哭出声,又不敢,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喋喋,我们又见面了。」

  老头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尖利刺耳,还有他那招牌式的笑声,陆贞即使闭着眼睛也知道是他。

  「你是谁,到底想怎样?」陆贞又气又怒的道。

  「喋喋,我就是阴阳居士,至于我想怎样…」阴阳居士手揉着沈冰冰的乳房开口道,「喋喋,我想怎样就怎样。」

  「你…拿开你的手,不许你碰她。」陆贞看到这一幕又有冲上去的举动。
  可惜身不由己,后臀的物体又被狠狠拽了一下,她不但没有向前,反而踉跄倒退了几步。

  「喋喋。」

  阴阳居士笑了笑,然后他把手指搁在嘴边摆了几下又指了指她的身后道。
  「喋,我老人家研发的菊花锁,是不是很坚固。」

  菊花锁?

  陆贞终于知道自己身上的物体原来叫菊花锁。

  「喋喋,你还是老实点为妙,菊花锁没有我,你是拿不下来的,不但你有…」
  阴阳居士话语一顿,他的手向下滑至沈冰冰的臀部再次开口道。「喋喋,这里也有。」

  「唔,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

  虽然隔着餐桌,陆贞看不到阴阳居士的手在做什么,可是光想,就能猜出来。
  更别提阴阳居士说的很明白,自己的女儿竟然也被弄上那个什么…菊花锁……

  想想自己的遭遇,自从戴上菊花锁的惨痛经历,陆贞真的受不了了。

  「喋喋,想必你也看出来了,她现在跟个聋子瞎子一样,听不着看不到。」
  阴阳居士伸手摸了摸沈冰冰的眼罩和耳机,示意一下道。

  「喋喋,她现在正在听着激情澎湃的人体交流区,根本没工夫搭理你。」
  「求求你不要说了好不好,你想怎样就怎么样,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这样对她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陆贞慢慢的跪下。

  紧接着倒在地上,声音虚弱微不可闻,唯独眼神瞅着餐桌的某人不肯放弃。
    **************************

  阴阳居士原以为她是在求饶,直到陆贞倒在地上才发觉可能有变,他声音更加尖利的开口。

  「喋,怎么回事?」

  众人也是一头雾水。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郭丽丽把着她一条玉臂急切的开口。

  豹杀蹲下身手指搁在陆贞鼻翼间,转而起身对着阴阳居士摇头道。

  「气息微弱,不知何故。」

  「我看看吧!」

  狐姑开口,她起身走到陆贞面前,俯身差看起来,手分别在她的额头、眼睛、手腕、直至小腹及全身各个部位,然后起身。

  「呼…」

  狐姑首先深吸一口气,之后说道。「没什么大事,精神肉体体力都严重透支,加上她根本没吃多少东西,饥饿导致最重要的是生理憋的太久。」

  「就是上吃下泄呗!」狐浪撇撇嘴插话道。

  「喋,丽丽拿内肠稀释剂给她弄上。」阴阳居士明显松了一口气吩咐郭丽丽。
  「是,干爹。」

  陆贞感觉现在好像虚脱了一般,能听能看能闻,可就是想动又感觉身体不受控制。

  狐姑说的话她是听的一清二楚,也说的很对。

  精神体力透支不说,她的确是饿了,要知道她从发现身体中有了这个菊花锁,除了吃了一顿,其余的时候她是能省就省。

  再加上一路走来,受尽委屈折磨、冷水冲澡,她的体力早消耗殆尽了。
  更别提,菊花锁封住肛门,让她想方便都不能,正所谓,狐浪说的,她现在是既想吃饭又想方便。

  微睁着眼睛看到郭丽丽拿着一个输液袋来到自己身边,她感到臀间的菊管动了一下,接着就看到原来被郭丽丽拿在小手上。

  菊管跟输液袋连接在一起。

  霎时。

  陆贞看到输液袋中湛蓝色液体开始向菊管蔓延,她知道那是液体在管中流动导致。

  这些湛蓝色液体是什么?

  这是要流入自己的身体里么?

  倏然。

  陆贞臀部肛门那里一凉,她的肛门不由得收缩,可是由于菊管的存在,肛门就像小嘴死死咬着一根东西,却怎么也咬不断又吐不出的样子。

  肚子发出哗啦啦的水响声,异样的感觉来袭,她感觉好像徜徉在大海中,独自划着船桨,发出水的响声。

  又好像变成一条鱼,钻入一个充满泥泞的洞穴中,它努力拍打尾鳍,驱散泥泞使洞穴变得清澈。

  「哦、」

  陆贞不由发出一声呻吟,从感知脱离出来,视线落在干瘪的输液袋上。
  最后一起湛蓝色液体进入体内,在腹中徘徊,她感受深切,就好像是把体内的排泄物分解一般。

  情不自禁,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微隆起的肚子,这才感到有些胀痛起来。
  正当陆贞惊慌不已,手足无措的时候,她的身躯一颤,一种发自身心的轻松感袭来。

  她感到肛门里的排泄物,如山洪爆发,喷涌而出。

  刚刚还是湛蓝色的菊管,如今化作了黑黄液体正逐渐向那干瘪的输液袋汇聚。
  一眨眼间,输液袋鼓胀起来,而陆贞只觉身心舒畅,小腹也不负隆重。
  唯独臀间肛门不受她控制的,像个顽皮的孩子嘴里吐着泡泡糖,不停的吞吐着。

  「喔。」

  陆贞终于感觉能动了,她一股脑爬起来,任那比原先都大了一圈的输液袋吊在身下。

  清晰可见,她臀间依然有排泄物顺着菊管流淌。

  只是她有些发呆。

  「居士,时间不多了。」狐姑突然开口道。她的意思是指陆贞今天必须回到家。

  「喋喋,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那么迂腐。」

  阴阳居士唠叨着道,随后他又开口。

  「喋喋,丽丽,教她怎么做,快点啊,一会我还等着给她上大餐呢。」
  「是,干爹。」

  听到催促,郭丽丽不敢怠慢。

  「姐姐,姐姐。」

  「啊,不要碰我…呃。」陆贞终于惊醒,发现是郭丽丽才知道刚刚她推开的人是她。

  「姐姐,这个是可以收回体内的,我帮你,别让干爹等急了,记住不要触怒干爹,否则后果很严重的。」

  郭丽丽靠在她耳边低声嘀咕,而她的小手也没闲着,拔下管头就把菊管往陆贞体内送。

  阴阳居士在等着她?

  等她做什么?

  触怒?

  她从开始就触怒他了。

  就在陆贞回味郭丽丽的话语时,她感到身体里有物体一滑,然后『吱溜』一声进入体内。

  「呃。」

  陆贞下意识的一挺饱满的胸脯,紧接着就觉得臀间轻松自如,没有隔阂感的存在。

  她知道,那个所谓的菊花锁又进入体内了。

  郭丽丽拉拉她,陆贞明白她的意思,落落大方向前走去。

  赤裸的身体被人蹂躏个遍,时过迁境,她早已习惯,或者说她在乎不在乎,对她来说都一样了。

  丰胸细腰翘臀,大屁股一扭一扭站在阴阳居士仅一尺前,这个距离她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沈冰冰的身体。

  没有人阻挡。

  可是她却不敢。

  或许祥装不知,视而不见,对两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眼神瞟了一眼头戴耳机,又带眼罩的女儿沈冰冰,陆贞把目光投在阴阳居士身上。

  丑陋无比的脸,两只小眼睛散发出绿油油的光芒扫视着她。

  就像X射线,陆贞感到全身起了一层鸡皮嘎达。

  「喋喋,不错!女子,妇人也!体态丰腴,乳房大而不坠,静若玉兔凝脂,动则颤颠耸荡,美哉!」

  阴阳居士盯着她的胸部评价,陆贞胸部更是不断起伏,想说话又怕。

  「喋喋,是个贞烈女子,嗯!把腿张开。」阴阳居士眼睛盯着陆贞下面忽然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你…」

  「喋喋。」阴阳居士把手搭在沈冰冰的香肩,很明显就是威胁她。

  只见陆贞深呼一口气,最终还是轻轻地移动她那娇嫩的小脚,把腿劈成一个『八』字。

  「喋喋,茵茵青草,绒遮壑沟,分而观之,左右壑壁,中乃壑谷,谷内深洞,色泽嫣红。自古英雄必争地!提吾铁杆枪,顶开妾之壑。深入无底洞,感觉润烫滑。挺送双欢吟,酥爽赛仙神。红颜貌美英雄争,撩发骚颜勾吾魂。好!好!好!美哉美奂!」

  陆贞是个妇人,但毕竟也是个知识人,阴阳居士的话语虽然她没全听懂,但是也知道他说的含义。

  这把她当成什么了?

  可是想到现在的处境,她是敢怒不敢言。

  「喋喋,陆贞是吧,你向前来。」阴阳居士招手示意她过去。

  陆贞咬牙向前。

  近距离,她看到阴阳居士黑褐色的脸上老年斑密密麻麻,干巴巴的身子骨,陆贞甚至想能不能弄死他。

  「喋喋,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

  陆贞一惊,身体不由得一颤,带动胸前的乳房晃动。

  这人怎么知道?

  「喋喋,你的眼睛里全是恨。不过我是猜的,可是看到你的表情,我知道我猜中了。」

  陆贞呼吸一下急促起来,她震惊,她有怒有恨又气自己沉不住气,她最终忍不住开口道,「你到底想怎样?」

  阴阳居士把手伸到陆贞的胸脯,「喋喋,你最好不要动,否则…」

  陆贞正要躲避的身子僵硬,手落在她的乳房上。

  阴阳居士揉着她的乳房,他微眯着眼睛开口道。

  「喋喋,你想我死,我知道,不光你,这屋里谁不想我死。」

  阴阳居士一语惊人,不过屋里一片安静,根本没有人站起来说话,。

  本来陆贞被他揉的胸脯,感到十分的不自在,不说别的,他的手犹如鸡爪,看着就让人想吐,更别提在身上摸了。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阴阳居士竟然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而说完竟然没有人反驳或者解释。

  这让她惊愕,甚至都忘记有一只手还在揉捏她丰满的乳房。

  「不相信是吧。」阴阳居士第一次正常说话,没有提前喋喋的笑。

  「不信…」陆贞下意识的捂住小嘴,似乎不相信自己竟然会接他的话茬。
  「那你看仔细了。」阴阳居士依然微眯着眼睛,他的手依然在陆贞乳房上揉捏,似乎极为留恋。

  「丽丽,你想不想干爹死呢。」

  郭丽丽一听阴阳居士问他这个,吓得小脸煞白,她摇着小手说「不敢不敢。」
  「喋喋。」阴阳居士终于笑了。

  「看到了么,丽丽说不敢。知道为什么吗,她想我死,但是她不敢。」
  郭丽丽小腿都哆嗦了,眼泪哗的流下来,「干爹,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
  「没事,我不怪你。」阴阳居士空着的一只手摆了摆道。

  「狐浪,你想不想我死。」他又看向坐着的狐浪。

  狐浪一怔,她没想到竟然会问道她的身上,于是她微顿了一下开口「居士,我可以不回答吗?」

  「喋喋。」

  阴阳居士再次笑了,「狐姑,你呢。」

  「我吗?」狐姑连犹豫都没有就开口道,「想。」

  「喋喋,听到了吧!」阴阳居士竟然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突然他身子动了一下,似乎脚下有什么东西,就听到他开口道。「凤儿,出来吧!」

  于是陆贞就看到餐桌上的布被撑起,从里面爬出一个人来,不是苗风儿还有谁。

  苗风儿依然作狗爬的模样,蹭着阴阳居士的小腿,好似向主任撒欢一般。
  这真可谓是,人生得意须尽欢。

  阴阳居士左手摸着陆贞的乳房,右手搁在苗风儿头颅上抚摸。

  由于角度问题,他摸陆贞的手有些吃力,陆贞下意识的向前靠了靠,以便他能更好的抚摸她的胸脯。

  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陆贞完全没有察觉。

  倒是阴阳居士突然睁开微眯着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吓了她一跳。

  再一个就是,陆贞莫名的感到乳房被手掌覆盖的多了,轻柔的一些,弄的她身体有些发热的征兆。

  「凤儿,你说你想不想干爹死。」

  阴阳居士的话语再次传到陆贞耳中。

  「凤儿不想干爹死。」

  苗风儿等阴阳居士刚刚说完,马上开口道。

  「喋喋,凤儿会说慌了。」

  苗风儿趴在地上也慌了,「干爹,我没有说谎,真的没有。」

  「喋喋,真的没有吗?你不恨干爹打你,逼你学狗叫,学狗爬,吃饭也要用嘴舔吗?」

  「呜呜,干爹,我不敢了,不要惩罚我,好不好。」

  苗风儿哭了,被吓哭了。

  陆贞脸上无声的泪流,苗风儿的这是受到何种折磨,竟然怕到如此地步,竟然连吃饭的权利都剥夺了,所以她哭了。

  想想自己要面对的,陆贞即为她哭,又为自己哭。

  「喋喋,干爹只是说说,你这么乖,怎么会惩罚你。」

  只有这个时候,苗风儿才表现出小女孩的样子,听到不惩罚,她破涕而笑,天真的像个孩子。

  「现在信了吗?」阴阳居士再次问起陆贞。

  陆贞完全不明白,这阴阳居士到底抽到哪根筋,怎么会跟她说这些话语。
  她怔怔的无语。

  「喋,咳咳,人的岁数大了,经历多了,懂得也就多了。」

  阴阳居士继续说着好像根本无意义的话,他的手从陆贞胸脯往下滑走。
  小腹、大腿、私密处。

  「你…干什么?」陆贞看到他的手落在自己的私密处,感到身体一麻,惊慌的道。

  「你还没听明白吗?」阴阳居士没有理会陆贞的话语,他手指进入那紧裹的温暖,陆贞却没有躲闪,只是蹙起秀眉,半开的双唇不断地颤抖着,神情诱人之极。

  「这里的女人都怕我,所以她们虽然心里想我死,但却不敢对我下手,因为……」

  阴阳居士话语一顿,他的手搁在陆贞私处,指尖粗鲁的捅着陆贞臀瓣的菊花,毫无顾忌的开口道,「因为,所有人体内的菊花锁没有我,永远解除不了。」
  「啊!」

  陆贞也不知道是被他的手指弄痛了身体,还是因为听到他的话语而感到吃惊,大叫起来。

  她终于明白了,阴阳居士为什么会跟她说这么多,这完全就是向她灌输,要她乖乖的学会服从,更要她知道,你可以又想法,但是要承担后果。

  一想到体内那所谓的菊花锁如果阴阳居士真的死了,那么不但自己。

  还有…这里所有的女人…包括她的女儿,都要受到菊花锁的困扰。

  陆贞的确如阴阳居士所说,她真的不敢,甚至…怕他死。

  其实陆贞还是忽略了最重要一点,那就是阴阳居士说这些话都是捎带的。
          他说这么多话的主要的目的是——

  他怕死!

  事实证明,人越老越怕死,这话说的没毛病。

  先前从陆贞的眼神,他看到了疯狂,他还真怕一不小心就被她咔擦了。
  毕竟以他现在老身骨小体格,即使受点伤也够他喝一壶的。

  所以他才恐吓加震慑,为了只是打消陆贞心中的念想,又能给陆贞灌输服从的理念。

  一举数得。

  这不得不说,人老世故,老奸巨猾。

  可惜陆贞还蒙在鼓里,心里现在想法早已变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