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首页  »  另类小说  »  【捕食者】【作者:INDDUCK】
【捕食者】【作者:INDDUCK】
LOADING...

字数:5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你在公交车站等待时,低头看到了一双白鞋

  那只不过是很普通的一双有点脏了的,略带一些污渍的白色鞋子

  你抬起头来,那双鞋子的主人是一个女性

  她背后稍长的马尾,突然甩了过去,似乎注意到了你的视线,她向你看了过来

  你慌忙的低下头去,但你看到了,那双鞋子里装着的,裤子无法掩盖住的白袜,纯白色的棉袜套着少女的脚上,保护着她的脚踝不被你的视线看到

  你觉得盯着别人的袜子看很难为情,抬起头,所幸她已经回过头去了,没有注意到你

  但是,你感觉自己的思维开始变得奇怪,你忍不住再次低下头,那双脚似乎黑洞一般吸引着你的视线,你盯着那裤子与白鞋之间露出的缝隙里那只棉袜,仿佛要透过袜子看到那只玉足

  你与自己的理智搏斗着,毕竟盯着别人的袜子看会被当成很奇怪的人,你抬起头,又低下,再次抬起,又低下,但那双白鞋好像已经夺去了你的思维,你终于放弃了抵抗,你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的袜子,欣赏着

  她的脚动了起来,应该是鞋子有点挤不太舒服吧?也或许是穿着棉袜的脚太热了,她一下一下地踮着脚尖,左右看了看,确认周围没人注意的到后,她轻轻地,将一只玉足微微用力,从那白鞋中取出,你看着被鞋子挡住的棉袜在你眼中展现出来,你感觉自己完全变得奇怪了

  她应该是脚有些累了,棉袜包裹着的脚后跟踩在鞋跟上,将鞋跟踩得有点变形,不停踮着的脚使脚后跟不停重复着抬起,跺下的过程,在她抬起脚时,你可以看到那纯白的棉袜包裹着的修长的玉足的足弓,当她的脚踩下去时,你可以看到她的脚后跟将鞋跟踩得有些变形,她的玉足又隐藏在了那白鞋的阴影里

  你看着这幅场面已经失去神智了,你什么都忘了,什么都不想干,只想一直盯着这只可爱的小脚,你没有注意到你要乘坐的巴士已经开了过去,但是当你看到那只脚慌忙地塞进白鞋里时,你匆匆地跟着上了车

  她找到位子坐下,你站在她的旁边,假装低下头,视线却离不开那双鞋子,一举一动都完全被那双鞋子控制住,幸运的是她没有注意到你,不知道你正在用邪恶的想法玷污着她肮脏的白鞋

  她翘起腿,将右脚的鞋底对着你,但是你因为站着的缘故,只能看到鞋底侧面的那些污渍,你想要看到她沾满污渍的脏兮兮的鞋底,想要看到鞋底上被泥土填满的花纹,你尽可能装作自然的向后退,但她却将右脚放低,左脚踩住鞋跟,轻轻地将裹着白袜的右脚取出来,虽然只露出了一点后脚跟,但是你的心已经被她的白袜脚填满了,她的脚一会塞进鞋子里,一会从鞋子中取出,你的眼神也跟着她的脚动着,一会幻想着她狭小的鞋子里的闷热,一会幻想着她柔软的脚后跟,你仍然对她的鞋底念念不忘,你被这种欲望折磨的几乎疯狂

  她的脚突然停住了,她站起身来,你意识到她要下车了,急忙让开,将头扭向一侧,看着她下车后,你连忙跟了下去,她好像仍然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你跟在她的后面,终于看到了她的鞋底——非常肮脏的鞋底,原本的白色完全看不出来,但是你离得太远了,你想要凑近看,你想要贴着看,你想要脸凑在她的鞋底为她清洗上面的污泥,你被欲望啃噬着,盯着她的脚步向前走着

  她走进一间公寓,你也跟着走进去,你尽可能的装作自己也住在这里,跟在她后面,直到她在一层停下,拉开门,你抑制住心中的兴奋,往上走了两层,再下来,门已经关上了,但是她的鞋子就在外面——那双脏脏的白鞋,你冲过去,捧起那双鞋子,用尽全身力气一闻——

  你晕了过去

  你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少女正是你在车站见到的那个,中等偏上的容貌,纤细的身材,墨色的长发马尾,还有脚上那双熟悉的白鞋

  你试图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正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丝袜反绑在背后,双脚也被牢牢地绑在椅子腿上

  但是,你看到她的脚的时候,你忘记了挣扎,或者是,你的脑子里充斥着的只有她的鞋,她的袜,她的脚了,这样的你又有什么挣扎的欲望呢?

  她注意到你的视线,笑了,毕竟在这种状况下,正常人最先做的事都是解除自己的束缚吧?而你,却还在盯着她的脚看,你的求生欲望完全被对她脚的欲望所覆盖了

  她用手捏住右脚的鞋跟,轻轻脱下,她将被洁白的棉袜包裹着的脚抬起,你终于看到了她美丽的玉足,看起来十分色气的足形,微微隆起的足弓,隐藏在袜子下五颗葡萄般粉嫩的脚趾轻轻地夹住两趾之间的袜子搓着,你还没来得及欣赏这一美景,她的脚就在你的面前骤然放大,占领了你的视野,下一瞬间,你的脑子里如同被投下一颗核弹,那股气味在你身体每一处炸开了,袜子里汗发酵的奶酪般的臭味,脚上混杂着少女体香的微微的酸味,混合着,蹂躏着你的思维,你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你存在唯一的意义就是活在她的脚下呼吸她的废气

  她的脚踩住你的脸,如同人类踩死昆虫一样,将你按住,脚尖踮起,轻轻地碾着,她袜子里的,脚上的汗被挤到你的脸上,那股臭味,那股酸味愈发浓郁,你嗅闻着她袜子里酸臭的味道——纯白色的袜子居然能散发出如此的恶臭,你被她用脚碾压着——漂亮的玉足居然如此残忍,你感觉自己的下体似乎已经控制不住了

  她突然将脚放下,露出了调皮的微笑,看着你一脸享受和痛苦的表情,她的噬虐心不断膨胀着,等到你喘过气来,她立刻将脱下的鞋子又盖到你的脸上——那双脏兮兮的白鞋,将你的鼻子和嘴都盖住了,无论如何,只要你进行呼吸就能够品尝鞋子里被污染的空气,那里原本是装着她玉足的地方,你呼吸着那里面的废气,就好像你的生命都托付给了她的脚一样,陈旧的鞋子混杂着汗液腐烂的臭味,刚脱下来的鞋子里的脚酿造的酸味,在你体内循环着,你如同任由她使用的空气清新器,为她处理着鞋子里的恶臭,很快,你又感觉自己的下体要忍不住了
  她再一次将手拿开,露出笑容,新鲜的空气涌进你的肺部,但你却反感着,厌恶着,你想要在她的脚下呼吸,你想要闻着她的汗臭味活着,你如同死鱼一样不断开合着嘴却说不出话来,你猛地一扑,却发现自己仍然被束缚着,摔倒在地上

  看到你这幅模样,她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在你面前的那只穿着白袜的脚抬起来,踩在你的头上,让你无法起身

  ——「哪个,更喜欢?」

  她柔软的声音夺去了你思考的权力,你的喉咙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见你不回答,她好像有些生气,她松开脚,将裹着白棉袜的右脚放在地上,从她的口中流出许多唾液,滴在她的脚上,你立刻想要去舔,她却好像故意避开你一样,将脚伸到你恰好够不到的地方,你尽可能地伸长脖子,却只能闻到她袜尖里脚趾发出的淡淡臭味,完全碰不到

  她将你扶起来,拎着鞋子,搅动着粉嫩的小舌,从口中分泌出津液吐进鞋子里,然后穿到脚上

  ——「舔」

  她露出轻蔑的表情,抬起左脚,踩在你的脸上,你无法违抗她这短短一个字的命令,你终于近距离的看到这只鞋子了,从来没洗过的白色的鞋子上,黑色,黄色,棕色,各色各样的污渍交错着,将这只鞋子的肮脏展现的一览无余,但你还是下口了,你含住她这只脏兮兮的鞋子,舌头仔细地清理着鞋面,咸味,苦味,恶心的感觉,所有令人厌恶的味道在你口中荡漾开来,但是你无法拒绝,你明白你已经被这只鞋子征服了,你仔仔细细地清理着,舔舐着

  她脸上挂着笑容,看着你卖力地样子,当你终于将那些肮脏的污渍舔得几乎看不见,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看着你狼狈的模样笑出了声

  ——「人家,只要,鞋底舔干净,这么主动,脏鞋子,喜欢?」

  她坏笑着,抬起脚,将脏兮兮的鞋底凑到你面前,你近距离看着这些黑色的污渍,看着鞋底纹路里肮脏的污泥,你居然勃起了,你费力地咬住鞋子的两侧,用舌头清洗着鞋底,你柔嫩的舌头在粗糙的鞋底的下几乎磨出血来,但是当你的舌尖从那些凹槽里挖出污泥仔细品味时,你无法控制地继续着擦鞋器的工作
  你的下体突然传来电击般的快感——她的右脚,往你的胯股之间狠狠地踹了一下,疼痛夹杂着快感使你不禁松开了口,她的脚从你的口中滑落,她露出了生气的表情,你只好再次叼起她的鞋子,但是,更加有力的攻击来了,你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你看向她,她的表情中隐隐带着笑意,却仍然命令道

  ——「继续舔」

  你无法违抗,但是,每当你准备开始舔她的鞋的时候,你的下体一定会被她狠狠地踹上一脚,重复了好几次,看到你一脸痛苦却又享受的表情,她终于笑出声了,她快速地一次又一次将肮脏的鞋底踩在你的下体上,波浪般的快感使得你全身都不听使唤,你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瞬间,你的胯股之间的裤子被精液打湿了

  ——「废物」

  她微笑地辱骂着你,但是你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你的思绪已经被她右脚连续的践踏带走了

  ——「惩罚,吃袜子」

  她抬起穿着白袜的左脚,不由分说地塞进你的口中,她的脚在你的口中肆意蹂躏着,脚掌,脚后跟,脚趾甲,脚趾头,脚背,刺激着你的口腔,她的袜子里的汗,咸涩的味道侵占着你的味蕾,那看起来洁白的棉袜里曾经装着一只多么惹人怜爱却又恶臭不堪的小脚呢?你的舌头被那只小脚分泌的足汗征服了,你品尝着那种令人反胃,却又鲜美无比的味道,你刚射精过的下体再次勃起了

  她猛地将脚从你口中抽出,但是袜子却留在了你的口腔里

  ——「吃掉,袜子帮你射」

  她用手指戳着你胯股间的凸起,微笑着向你说到,你毫不犹豫地咀嚼起那只袜子,从棉袜里挤出来的足汗愈来愈多,你的舌头被那种味道玩弄的已经失去直觉了,你费力地用牙齿咬着那韧性极强的布料,舌头不停搅拌着,让袜子里的味道扩散到口中每一个角落

  在你卖力的咀嚼下,你终于咽下了那饱含少女足汗的棉袜,那股味道在你的胃里扩散开来,浑身上下仿佛都品味着那袜子的美味,她看到你真的吃了下去,脸上露出了惊讶的微笑,她赞许地摸了摸你的头,然后握住右脚的鞋跟

  她将鞋子脱了下来,从里面冒出许多粉色的蒸汽,她脱下袜子,将袜子拎在你鼻子附近,沾满口水和汗水的袜子散发出奇妙的香味,如同水果一样,夹杂着发酵了的令人陶醉的酸味的同时,甜甜的,让人舒服得要昏过去

  她又把鞋子倒扣在你的鼻子上,鞋子里的味道比袜子更浓一下,那股甜味令人几乎昏阙,脚汗发酵的酸味也更加浓郁,但是酸酸甜甜的香气下无法掩盖的是那鞋子与汗水共同腐败形成的恶臭,虽然如此,这股恶臭却让你闻了一次就再也无法忘怀

  她将鞋子用丝袜绑好,固定在你的鼻子上,你的思维被浸泡在甜蜜的香气里,被那酸甜的气味彻底麻痹了,在你无法挣扎时,那股恶臭包围了你,无孔不入的钻入你的身体,使你享受着被蹂躏的快乐

  ——「乖孩子,奖励」

  她用柔嫩的小脚踩住你的下体,少女温暖的体温瞬间袭击了你地阴茎,富有弹性的脚掌让你兴不起一丝反抗的想法,灵活的脚趾抓住了你的龟头,轻轻抚慰着,她将袜子穿上,把你的下体和她的小脚关在了棉袜里

  如同狮子和绵羊被关在一个笼子里,你的阴茎根本不可能逃脱被蹂躏,被践踏,被玩弄的命运,她脚掌强有力的冲击,脚趾灵活到位的抚弄,整个脚都如同活过来一样强奸着你,白色棉袜紧紧地将你的阴茎和她的脚勒在一起,使得她的脚对你的攻击更加强烈,你的阴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一次又一次地,无法抗拒地射出精液

  她看着气喘吁吁的你,坏笑着将脚从袜子里拔出来,包裹着你的下体的压迫感瞬间消失了,你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瘫倒在椅子上,她的脚上已经沾满了粉色的粘稠的液体,就好像你的精液变了个颜色一样

  ——「人家的口水,消化你,变成粉色,射出来哟」

  ——「人家的口水里射精,消化掉小鸡鸡,呼吸人家的口水,浑身都消化掉」
  她微笑着对你说着,你终于意识到,自己所品尝的快感的代价

  但是,对她的足臭成瘾的你,怎么可能停得下呼吸呢?惊慌之中,你又大量吸进那甜得发腻的气体,意识又变得模糊,求生的欲望就这样被消灭了

  她将你下体上穿着的棉袜脱下,里面已经装满了粉色的精液,你的阴茎已经变成极不健康的粉色,这就是你被她所消化的证明

  ——「碰一下,射精,小鸡鸡,敏感,全身都变成精液,人家,吃掉」
  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向你展示着充满褶皱的白袜里粉红色的精液,那白袜如同肉穴一样吞噬了你的阴茎,如同死神一样,取走你的生命和精液,仅仅是套在你的下体上这样微小的刺激,精液就如同水泵一样喷了出来

  ——「鞋子,穿上,更多口水,消化更快」

  她将你脸上固定着的白鞋取下,你的面部一大半也被粉红色所污染,你感觉那片肌肤已经无法感觉到任何东西,只是向大脑传输着快乐的信号,你的全身各处却如同察觉不到这份危险一样,渴望着被那代表死亡的粉红所沾染

  她笑着将鞋子穿在你的下体上,狭窄的鞋子里瞬间就闷热了起来,她的口水如同毒药一样渗进你的身体,你的精液不受控制的咕咚咕咚地喷射出来,在狭小的鞋子和富有弹性的袜子的逼迫下,你的阴茎无时无刻地将你自己分解成少女的养料

  ——「不反抗,好孩子,让你闻人家的脚」

  她嘟起脸颊,将大量反着光的口水淋在脚上,很快她的脚散发出了粉色的蒸汽,那些蒸汽正是为了将你消化殆尽而存在的

  她将你按倒在地上,左脚死死地捂住你的鼻子,你的鼻腔里只剩下了少女的体香,奇妙的甜味,还有那不得不提的无法遮掩的脚臭味,在极乐的地狱中,你被快乐簇拥着施以酷刑,恶心的足臭味污染着你的神经

  她的右脚,塞进了你的嘴里,你的大脑在处理浑身上下被消化的快感已经忙不过来了,你的舌头下意识地舔舐着,将她脚上的口水吞进胃里——也就是说,你正在食用的正是她的消化液,你正在帮助她把你自己分解掉成为她的食物,但是你感受到的却只有快感,甜甜的口水和酸酸的足汗混在一起制成的混合饮料,只要喝一口立刻就会上瘾,你的舌头无法控制地将她小脚的每一寸舔得一干二净
  ——「乖孩子,一直舔,一直闻,被人家吃掉」

  看到你这么配合,她也露出了笑容,她将左脚伸到你的胯股之间,柔若无骨的小脚一下子就插进了鞋子和袜子之间的缝隙,她的右脚把脚后跟踩在你的鼻子上,让你继续嗅闻她脚上的香气

  ——「帮你,脚丫,射的更快」

  她的左脚的加入瞬间使得原本宽阔的鞋子变得拥挤起来,你的阴茎在她口水的作用下完全抵挡不住这下冲击,无需任何动作,她柔嫩的脚掌轻轻踩着你的阴茎,你的精液就如同水枪一样被喷出来

  她的脚的速度越来越快,践踏,践踏,践踏,从原本的按摩到现在超高速的蹂躏,你的阴茎颤抖着,以最快速度喷射着,你的身体逐渐失去知觉,粉红色已经侵染了你的全身各处,就连内脏也无法幸免,包括你的心脏,你的大脑,都已经是她的养料,你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一个巨大的阴茎,被她踩踏着,踩踏着,踩踏着……

  ——「一直闻,臭臭,就会很舒服」

  你的脑海里,只剩下她的声音,她的面孔,还有那钻心蚀骨的快感……
  ——「射到,死掉,变成人家的晚餐……」

  ——「好吃,好好吃,奖励你,射精,射到死掉……」

  ——「还听得到呐?不行,射到,没法听到人家说话……」

  ——「踩你,踩你,臭味香味,一起熏你,被人家踩死,全都变成精液……」
  你的脑海里一片黑暗,只能感觉到在自己浑身被柔软的玉足蹂躏着,将自己残留的价值榨干

  

LOADING...